1

【南方網】廣深港澳科創走廊如何借力香港優勢?

發布人:網站管理員 發布日期:2018-10-19
【南方網】廣深港澳科創走廊如何借力香港優勢?

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的專利牆。受訪者供圖

     南方網訊(全媒體記者/彭琳 唐子湉 郭家軒 唐柳雯 張俊 實習生/龔鳴)距離深圳羅湖20公裏的香港沙田區的科學園內,正在舉辦大灣區創科人才發展高層論壇,來自香港及內地的眾多風投基金和創業團隊參加。

  商湯科技香港公司總經理尚海龍每周都要去深圳2—3次,他說,“全公司員工每月往返港深兩地超過1000人次”;在香港城市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黃源浩,回到深圳創辦了專注3D傳感器的奧比中光——香港的科研和金融力量,搭配珠三角的廣闊市場,正成為科創企業在兩地聯動的生動寫照。

  去年12月,省委、省政府印發了《廣深科技創新走廊規劃》。如今,廣深科創走廊範圍延伸到了港澳。今年8月15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全體會議上提出,要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如何利用好香港的國際金融優勢,結合廣東區域產業特色,推動廣深港澳科創走廊和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創新發展?近日,記者走訪廣州、深圳、香港、東莞調研發現,灣區內風險資金以及科技人才自由流動是最大製約因素,專家業界建議設立試點區域,建立科創基金池與灣區聯盟,加快資金和人才流動。

  現狀▶▷

  大灣區內的科創投資聯動越來越密切

  香港佐敦上海街80號,香港X科技創業平台(HongKong X Foundation,以下簡稱X科創平台)的一個聯合辦公室坐落於此。X科技平台創立於兩年前,由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聯合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香港大學教授陳冠華等創辦。其中,李澤湘正是大疆創新創始人汪滔的導師,汪滔的無人機夢想最早從香港科技大學起飛。如今,X科創平台已經成為連接香港與內地科技創新的橋梁。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聚集了眾多的風投基金及金融企業;而以深圳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產業鏈完備,研發周期比美國矽穀還要短。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灣區內的科創聯動越來越密切。”陳冠華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兩年很多科技企業在香港孵化,拿到風險投資,然後在內地開拓市場,商業應用加速落地,比如大疆創新、商湯科技和奧比中光等。

  尚海龍說:“如果說香港是我們的技術中心和金融重地,那麼深圳就是我們的供應鏈及市場中心,商湯科技關於硬件製造、軟硬一體的項目基本都是在深圳實現的。”成立於2014年的商湯科技,如今在香港、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均有分支機構。其中在粵港兩地,商湯科技員工超過800人,占比超過1/3。

  記者調研發現,無論在技術、人才,還是風投資金方麵,香港與廣東在科創領域的合作越來越頻繁。

  陳冠華介紹,X科創平台有3個機構,一是公益性質的香港科創基金會,打造香港科創氛圍;二是孵化器,包括場地和導師;三是創客基金,規模在幾億元左右,用於創業團隊的天使輪融資。“X科創平台的獨特優勢是有很多高校導師來指導創業團隊,這些導師也會投資,是天使投資人。”

  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以下簡稱“香港應科院”)智能軟件和係統技術部的研發總監雷誌斌則認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定位是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廣東與港澳優勢互補,協同合作才能發揮最大效益。“廣東已承載香港應科院從芯片到光電子元器件等各個層麵的製造環節,香港對於內地市場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另一方麵,科創走廊要實現國際化,也必須用好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

  彙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行長兼行政總裁廖宜建也表示,國際化的金融服務是大灣區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預計珠三角與香港兩地未來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銀行業務城市群”,到2025年銀行業收入預計將達1850億美元。

  問題▶▷

  資金人才流動不暢通

  “發揮香港國際金融優勢,把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當前遇到的最大瓶頸是創投資本以及科技人才流通不暢。”陳冠華坦言,香港的風投基金要將港幣轉成人民幣才能投入內地市場,兩地資本融通並非完全順暢,直接影響了大灣區的科技創新。

  調研中,錢方聯合創始人李英豪對此深有體會,他是香港人,選擇在內地起步創業。隨著公司發展壯大,公司開始尋求新一輪融資,有意向的投資方是一家香港基金。他表示,選擇香港的投資方看中其能更好對接東南亞及歐美等海外市場。“由於公司最初融資采用的是人民幣融資,如果接受香港基金投資,則意味著需要貨幣轉換,投資交易流程變得繁瑣。”

  陳冠華告訴記者,X科創平台正與深圳前海合作建設一個孵化加速器,深圳市政府已有一個天使母基金,平台正在申請基金資格,希望年底資金能募集到位。

  總部位於深圳的明星機器人企業優必選創始人兼CEO周劍也指出,如果香港風險投資能更快速更便捷進入廣東市場,將大大拓寬科技企業的融資渠道。“初創科技企業,技術驅動需要大量資金,資本融資格局決定了未來走向。”

  科技人才流動亦是另外一道屏障。

  深圳與香港一河之隔,相對低廉的生活成本吸引了不少創業者選擇來深創業。可是從簽證到社保,一係列的問題又讓創業者為難。如何引得鳳凰棲於此,且長久棲於此,廣東需直麵人才流通痛點。

  記者采訪調研了解到,內地學者和科研人員到港澳進行短期工作,以及港澳科研人員到內地進行超過183天以上的長期工作都存在一些不暢。“此外,內地與港澳在社保、稅收等方麵政策相異,這些痛點都亟待解決。

  廣東藥科大學校長郭姣曾表示,廣東藥科大學與香港大學本有意合作構建創新平台,但在實際操作中在“注冊”環節因為種種現實問題停止項目,“人才進站程序耗時太久,去年暑期前5月份的申請,各種程序走下來,有時第2年開學前8月份還沒結束”。

  沈南鵬也表示,金融助力科技創新,需要構建生態為基礎。“任何科技中心城市的成功,都需要建立一個良好的生態環境,比如粵港澳大灣區,人才要素的流通是生態良性循環的必要基礎。”

  建議▶▷

  試點區域先行先試 建立科創基金池與灣區聯盟

  深圳皇崗與落馬洲兩個口岸之間,麵積約99公頃的區域被稱為落馬洲河套區。今年2月,香港公布2018—2019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預留200億港元用於落馬洲河套“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第一期發展。這片集聚重點創新科技研究合作基地,將成為深港合作的創新模式的獨特樣本。這個作為連接深港兩地的科技創新特別合作區被寄予厚望。

  “未來,我們公司將入駐落馬洲河套區,這對於我們向內地市場發展大有好處。”善覓(Sanomic Limited)生物科技公司CEO施明耀告訴記者,公司對於未來發展充滿信心,希望落馬洲河套區能在科技創新方麵先行先試。這家孵化於香港科學園的科技企業,正在積極開拓內地市場。

  bob体育网页版投注 、穗港澳區域發展研究所教授張光南認為,這是深港合作的進一步拓展,包括土地空間、產業創新和製度創新,為兩地提供互補作用。

  對於試點區域的先行政策,陳冠華給出了具體建議——建立科創基金池。他表示,此前香港X基金同前海蛇口自貿片區合作,希望能夠建立一個科創基金池,港幣資金與人民幣資金可以在池內進行對衝,無需轉換交易。

  陳冠華進一步指出,境外資本進入前海蛇口自貿片區需多方審批,如何將多方監管統一起來,減少審批環節,還需要在試點內不斷探索。據他了解,短期內前海蛇口自貿片區已提出建議,希望擴大關於離岸人民幣的試點範圍,香港政府也正在與之商討。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6900萬人口,在沈南鵬看來,這樣的大灣區科技創新機遇潛力巨大,“從打造科技創新生態圈的角度來看,科技人才流動問題得以解決,才會有科技綜合實力的提升。”

  記者調研發現,廣深港澳四地在人才流動、產學研方麵的交流合作正在加強。

  以香港科學園公司為例,截至今年上半年已有4家企業上市。早在2015年,該公司就與深圳市科技企業孵化器協會簽署合作協議,旨在加深兩地科創企業在科技交流、產業推進等方麵的合作。

  廖宜建指出,粵港澳大灣區中3個市場的法律、監管、稅收和福利等體係不盡相同,同時各地的商業、金融和就業等環境也各有差異。因此,如何通過加強跨區域的協調,來促進和確保資金、貨物和人才能夠在區域內更自由地流動,是當前需要麵對的主要挑戰之一。

  “短期來看,隻要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就能使人才紛至遝來,但卻無法培養人才忠誠度。”雷誌斌認為,關鍵在於營造大灣區概念。政府和業界可以考慮成立一個服務灣區的聯盟,為創業公司提供在不同城市注冊、征信、融資的綜合服務。

  ■記者觀察

  解決資本人才流動才能發揮錯位優勢

  香港澳門擁有雄厚的基礎科研能力和國際金融優勢,珠三角擁有完善的產業鏈,這樣的錯位使得粵港澳大灣區內的科創聯動非常必要。

  目前,廣深港澳科創走廊有深交所和港交所兩大交易市場,這是優勢。但另一方麵,廣東創投機構總部數量不多,風險投資不是很活躍,處於全國風險投資第一陣營的末端。如何利用好毗鄰的香港國際金融優勢,吸引更多風險投資進入廣東,當前亟須解決好風險投資以及科技人才流動上的痛點。

  整體來看,廣州、深圳、香港等坐落在大灣區的城市需要優勢互補,錯位發展。在自貿區內,可以試點政策引導基金等先行政策,撬動更多社會資本。在人才流通方麵,則需要政策引導,解決簽證、社保等與人才遷移息息相關的問題。

  唯有解決上述問題,打造粵港澳大灣區成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廣深港澳科創走廊才有可能加速實現。